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特写|从酒吧表演到竞技体育,钢管舞用16年为自己正名

2023-05-22 22:27:22 463

摘要:冠军柯宏在比赛中。提到“钢管舞”三个字,大部分人脑海中浮现出的恐怕都是略带性感的表演。但这却是对这项运动最大的误读。现如今,刻板印象正在一群从业者的推动下,渐渐改变。日前,2018年“钢管舞世锦赛”在天津上演,中国选手夺得了其中两个项目的冠...

冠军柯宏在比赛中。提到“钢管舞”三个字,大部分人脑海中浮现出的恐怕都是略带性感的表演。

但这却是对这项运动最大的误读。现如今,刻板印象正在一群从业者的推动下,渐渐改变。

日前,2018年“钢管舞世锦赛”在天津上演,中国选手夺得了其中两个项目的冠军。和人们的认知不同,出现在观众眼前的,更像是一种结合了艺术体操和杂技的竞技项目。

这样的一条改变之路,是16年前的灵光一现。

5月14日,2018世界钢管舞锦标赛新闻发布会在中国天津举行。世界钢管舞联合会主席凯女士(中)和世界钢管舞锦标赛中国区执行官、中国钢管舞锦标赛创始人袁标(右一)在发布会现场。视觉中国 图

我为什么要改造钢管舞

“钢管舞不光是表演,更是给了我面对生活的勇气。”凯这样对澎湃新闻记者描述钢管舞之于自己的意义。

如今她的身份,是世界钢管舞联合会主席,而来自英国的她,也正是这个新兴“体育项目”的最初创造者。

2001年,刚开始练习钢管舞的时候,她的想法倒很单纯,只是想找一些新鲜的东西来填充生活。

而当她踏进自己家乡的钢管舞培训班时,看到的也跟想象没有太大区别。

“一上来,教练要我们做的就是穿上性感的服装,学习怎样在钢管周围扭动身体。”毕竟在此前,钢管舞一般只会出现在酒吧这样的场所。

钢管舞者,极少一部分是出于本身喜欢表演,像凯这样出于健身和尝鲜的更是凤毛麟角,绝大部分人跳舞的原因只有一个字:钱。

当初为何想到把这样一种带有性感意味的表演,改造成一种以健身为主要目的的体育项目,凯的回答是,某个平常午后的“灵光一现”。

锦标赛现场。视觉中国 图

从形式上来讲,这样的改变很简单:把服装换成短裤和运动背心,把妖娆的舞姿改成更接近体操的动作即可。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因为有着特殊的“社会背景”,这种改造可能比另外发明一种运动还要难。

不过凯还是决定开启这门事业。

对于她来说,钢管舞有特殊的意义。2002年成立“新型钢管舞”工作室之后,有着两个小孩的她不幸罹患癌症,钢管舞一度成了她对抗生活艰辛的一种工具、一个疏导自己的渠道,帮她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。

在凯看来,钢管舞跟其它很多体育项目一样,同样能够给人以力量和勇气,“当你做出一些惊艳的动作,你会惊喜,会相信自己:原来我也能够做到。”

有些出乎她意料的是,推广这门新兴运动比预料中的更加顺利。

曾有健身房老板对她的推荐极其反对,认为至少8年之内没人会接受这种运动,但仅仅两年之后,就开始有了健身房引进这个“项目”。

身边一些朋友,还有朋友的朋友,在接触之后开始感兴趣,很快运动被发展到了其它欧洲国家,随后又漂洋过海,来到了遥远的中国。

锦标赛现场。视觉中国 图

世锦赛冠军的淤青老茧

在6年前,柯宏也是在酒吧打工的时候才见识到别人跳钢管舞,他想跳钢管舞的原因也很简单:听说跳这个能挣更多的钱,好补贴家用。

但练上之后,这个愿望却落空了。一个是想要跳好,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,二就是在这个市场,真没有多少老板想请一个男性来表演,更现实的选择是先当个初级教练来维持生活。

不过,在经过了练习初期的艰苦之后,他觉得自己真的挺喜欢“新型钢管舞”这样一个运动。

今年在天津举行的2018世界钢管舞锦标赛,他获得了男单组的冠军,这也是他继2016年拿下中国选手的世锦赛首冠之后,第二次获此殊荣。

从外型上看,他的体格也的确能和人们一般印象中的“舞者”或是“运动员”挂钩——身材匀称,但有足够的肌肉,一双手满是粗糙的皮肤。

柯宏赛前拉伸。

“新型钢管舞”,或是圈内人所称的“竞技钢管舞”表演,或许可以类比于艺术体操:演员选择一段音乐,随着音乐的节律,以钢管为主要道具,完成一系列的动作。

而在某些细节上,你甚至有比艺术体操更大的发挥空间。表演者可以为舞台制作专门的布景,用来烘托气氛,也可以打造特色化的服装,只要不妨碍你在钢管上的动作。

这一届世锦赛上,有选手制作了可以散落羽毛的天鹅裙,有选手选择野性原始的装扮,还有人穿上了传统风格的服饰,各种风格的造型不一而足——当然到最后,获胜的关键主要还是看你在表演中所展现的动作技巧。

在以钢管为依托的半空中进行各种攀援、翻滚,甚至仅靠着脚腕把自己固定在钢管上,进行旋转,其训练过程中所需要的付出,外行人看来也可以想见。

在柯宏这样的专业舞者身上,各个关节以及和钢管的接触面,出现淤青老茧甚至是伤口是家常便饭,从钢管上摔落更是常有的经历。

“一开始我练了不到两个月就不想练了,真的感觉太辛苦,每天在地铁上腿都在发抖、疼。后来慢慢坚持下来,能够做一些动作,才开始(走上正轨)。”这是柯宏的个人经历,钢管舞的难度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锦标赛现场。视觉中国 图

竞技钢管舞有了中文名:缘杆

从“竞技钢管舞”这个运动诞生之日起,似乎它就有“原罪”。

柯宏说,在开始几年,别人问到自己的职业,都不太好开口说是“钢管舞”,因为这三个字一出,对方想到的往往就是酒吧,但这是从业者不得不接受的现实。

袁标是最早将“竞技钢管舞”引入国内的推广人之一,2011年,他所主导创立的中国钢管舞锦标赛在天津进行了首届比赛。

然而当初这项赛事,却被场地出租方临时取消了场地,最后本来应该在室内的比赛是被拉到了一块学校操场上进行。提起当年,袁标的描述就是一个字:惨。

无独有偶,类似的事情在欧洲也发生过。十年前一项钢管舞赛事在某东欧国家举办,结果被当地的警察勒令停办,理由是有伤风化,对青少年有不利影响,最后还是靠了一点运气:当地一位政治人物的妻子也从事这项运动,这才通过“关系”让比赛得以进行。

如今,从被创造到现在16年过去了,类似的刻板印象已经多少有了些缓和。当年凯都不敢告诉女儿自己的工作,现在她的女儿也喜欢上了钢管舞。

中国选手黄豆豆获得少年组冠军。

而柯宏,现在也可以大方说出自己是钢管舞教练。贵州出生的他现在在上海开了一家钢管舞工作室,一位同乡贵州的女生辞了家乡的工作,过来跟着他学习,也盘算着学成之后当一名教练谋生。

为了从某种程度上消除外界的偏见,袁标特意给“竞技钢管舞”起了一个中文语境下的名字:缘杆。

这个词来自中国古代杂技,听起来自然更“有文化”一点。他的钢管舞学校里也挂着一个字牌:缘杆学院。

而为了让这个项目更“正规”,今年,“竞技钢管舞”也在国内开始了自己的等级考试和教练资格考试。不过要把这些考试铺开全国,成为整个行业所有人公认的标准,或许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今年在天津举办的钢管舞世锦赛,虽然中国选手拿下了两块金牌(柯宏和少年组的黄豆豆),但观众席上却是显得有些“冷清”,和常常坐满观众的欧洲赛事难以同日而语。门票大多都是赠送,袁标也知道,“卖票,可能不好卖吧。”

不过对于未来,他很乐观,“国内开设钢管舞的学校从十年前最开始只有3家,到现在已经有六七千家。它有不错的观赏性,运动减肥效果也比较好,没有理由去拒绝它。”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